一个小村庄的故事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儿童童话故事
 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小村庄的故事,这个故事发生在中国远方的小村落,下面来看看吧。
一个小村庄的故事

一个小村庄的故事

C村是萧山东片的一个村,笔直的河,笔直的路,整齐的屋舍依着河与路。只是每当九月,原本清澈的河水会被腐烂的络麻搅浑,房前屋后也会有阵阵霉臭飘散,除了少数乐于在黑水中叉浮头鱼的年轻人,大部分人对此不愉快也不难过。有位老人像一段浸在水中的枯木,他捞起烂透的络麻,抽出一把在根部拗断,随着有节奏的前后拉坠,白色的麻杆纷纷浮出水面。一扎扎灰白的络麻在岸边垒起高高一堆,他直起腰望望远方,然后侧身舀起一把水,咕嘟咕嘟喝下。没多久,听说他死了,我一直不知道他叫什么。

在这位老人死去之前或之后的某个夏天,络麻长得正是旺盛。回家的父亲发现自家门前的络麻地里躺着一只猪蹄膀,这副画面对于孩童近于神迹,但对于父亲来说,只是很好理解的人情世故。当时的C村在几个极有能力的村干部带领下,成了有名的富裕村,我家的邻居,也就是我父亲的族叔就是其中一个,那天一位村民原本想去拜托他为自家留一个新办纺织厂的用工名额,只是临门前发现有人据先,慌乱间就将那只厚实的蹄膀扔进了络麻地。

20多年后,父亲因要造新屋,趁着夜色拜访村书记,他带的当然不是蹄膀,而是两条中华香烟。我问为什么要送烟?他们说求个太平。这时候的C村已成有名的贫穷村,当然穷的不是村民而是村委,村委卖了好多地,卖了好多厂,结果还是负债几百万,穷的更不可能是村干部,村书记家的一只浴缸据说就花了好几万。村民们极为不满又鲜有发作,有人闲聊时说起我爷爷,我爷爷是老党员,开村民大会时经常一边喝酒一边指着不做事的干部骂,村干部对他又敬又惧,对于这些,我没有记忆,只是记得那天他病重躺在床上,却还在恨恨地骂XXX不吃饭,XXX是当时的村书记,后来他背着村民贱卖了一大片围垦土地。

前两年,我的一位儿时伙伴成了C村书记。他不喜读书,很早就在社会闯荡,30岁前就积累了相当厚实的家产。后来他认识了某位领导,然后入了党,成了村书记。他说我不为钱,这个我相信,只是现在“为名”成了一件很困难的事。距C村不远的S村原村干部说,权力都在上面,你想要为村里办点实事必须和上面保持良好关系,于是方方面面的请客送礼成为常态,在他任内每年为此花费五十多万,而这些钱又无法正常报账,于是只能做假账,而你也成了腐败链条上的一环,并且对上服从成了首要选择,否则很有可能身败名裂。

如今的C村路依然笔直,河也依然笔直。30年前热衷叉浮头鱼的年轻人中有位身材粗壮者,他后来生了一个儿子,最近他的儿子又得一子,于是他有了两个孙子,他们是C村最小的一代。他的儿子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很高兴,笑着说:希望以后都能去当官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