赔羊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民间故事传说
  找我赔羊的人是蔡庄的蔡大手。他每次来,裤腰里必系着一截草绳。他把草绳从裤腰上拽下来,朝我的桌子上一摔说:死羊的事,你再不给我处理好,我就用这根草绳吊死给你看看。
赔羊

赔羊

第一次,我被蔡大手给吓傻了,我给他倒了茶、递了烟,比对亲老子还好。我说:大哥,你慢慢说,你遇到什么难事了,我一定给你登记好。蔡大手说:谁是你哥呀,我是一个普通老百姓,没有你这不吃人粮食的亲戚,我是来反映问题的。我从山东买来十只水羊,昨天夜里一口气死了九只,还剩“一棵独苗”,这么大的事我能不来反映吗?

的确是大事,因为蔡大手说,他家连这十只羊在一起,总共才十七只,这一下子就没有了九只,损失过半。我开始心慌起来,一是因为我刚到蔡庄挂职锻炼,不知道这事情到底有多大,该怎么处理;二是我觉得自己理亏,因为养羊的事是我开会动员的,那是我到蔡庄后对天发誓要办的十件实事之一。我不仅开会做了动员,还到养殖户家深入发动,蔡大手就是被我说动心的一户。

蔡大手的意思很明显:死羊虽然与我没有直接关系,但买羊却是我安排的,我要是不开大会、读文件劝他买羊,他想死这么多羊也不可能。蔡大手说着就把草绳挂在我门前的石榴树上。他说:不是我吓唬你,我要是脖子朝这个套子里一伸,你恐怕赔的就不是羊的钱了,我的治疗费你最起码也要出一半。按照蔡大手的说法:羊是我叫他买的,所以死掉的九只羊我必须赔它,否则我还得多掏钱,去付他的治疗费用。

我觉得自己摊上大事了。我把这不幸遭遇告诉了同事。同事们问我最多的一句话:你怎么惹到了这个老赖了?据说,蔡大手是这么赖的。有一年,镇里干部去征收他家第五个小孩的社会抚养费。蔡大手说:要钱没有,要孩子倒有几个,等会我给你们送去。他挑了两个小的,骑着自行车送到了镇政府,在镇政府食堂吃了一个多礼拜。还有一次是蔡庄村修路,要拆掉蔡大手家老屋的一堵墙。蔡大手说拆墙可以,但必须多分我一份宅基地。拆墙那天,他拧开一瓶农药,把瓶嘴按在自己的嘴上,在大家连拉带拽的劝说声中,形势突然发生惊天逆转。蔡大手将药瓶一丢,扑通跪倒在地,他说:大哥、大姐们,你们行行好,快把我送去医院吧,刚才哪个该千刀万剐的一松手,我灌下去了大半瓶。

通过对蔡大手的调查了解,我又掌握了他的一些信息:蔡大手在养羊之前是个杀羊的,有人说他杀生太多,所以老婆才一顺裆生了5个女孩。随着老婆的一声令下,蔡大手弯道刹车,转杀为养,发誓要把杀的羊给养回来。在我的调查期间,蔡大手又来找过我几次,没见到我人,就将草绳挂在门前的树上,以示意他来过了。以前,有人来反映问题,解决不掉就要死要活的,但没有谁把作案工具随身携带的。他每次都把草绳挂在我门前的树上,让人琢磨不透是他要自杀,还是准备勒我?

再次和蔡大手见面,我心里已做好了准备。我故作镇静,让他把裤腰里的草绳拿给我看看。那是一根新鲜的草绳,编制的时间在最近一小时之内,也就是在找我算账的路上,用料是路边贴地而生的“爬根草”,没有半根杂料;草绳为三股,每股用草十根,编得和小姑娘的辫子差不多精致,让人很难将他的草绳和用于上吊的那些绳子联系到一起。我说:你家孩子的辫子都是你编的吧,一看这草绳就知道,编得真不赖,什么时候也教教我。蔡大手把绳子拽了过去说:教你个屁,你也想上吊?

蔡大手就赖上了我该赔他的羊钱,他说每只羊414块,9只3726块,那26块零钱就不要了,赔他3700块就成了。我说:羊死了你叫我赔,要是你养羊发了财,那你跟不跟我分呢?蔡大手说:你别跟我绕弯子了,你要不赔我羊,我回去就交不了差,骂死和吊死反正都是一死,不如死在你这里算了。他又把草绳搭在了树上,刚打好死结,脖子就伸了进去,他试着翘起腿来找找感觉,谁知道竟然摔倒了,“咔嚓”一声,脖子没断树枝断了。我把他拉了起来:你怎么真上吊呀?蔡大手也吓得不轻,他说:我也没想到,今天这根草绳会这么结实。蔡大手压根就没打算真上吊,更没打算吊死,你见过谁用草绳上吊的吗?

出于对蔡大手的同情,我把自己刚攒的2000块钱借给他渡渡难关。但我有个条件,他必须给我打借条。蔡大手说你写吧,我来按手印。就这样,我的2000块钱就装进了蔡大手的裤兜里。至于这2000块钱蔡大手是拿去买羊了,还是还账了,我不想多问,生怕他再生出其他是非来。借出去的2000块钱,我也没打算要回来,就当是花钱给自己买了个教训,同时,也算是给蔡大手的一个交待。

赔羊的事就这么平息了下来,我在蔡庄宏伟的养羊计划也不温不火地实施着。两年之后,蔡庄的山坡上飘着几块白云,其中一块就是蔡大手家的羊群。我也挂职期满要离开蔡庄了。离开那天,村主任和副主任正在分割我在蔡庄的家产时,从刺眼的太阳底下走进来一个人,他挑着两个尼龙口袋,一个口袋上用毛笔写着大大的“小李”两个字,另一个口袋写着一串电话号码。来人是蔡大手:小李,听说你要回城了,我杀了只羊给你送行。

他把写着“小李”的口袋交给了我,另外一个写着电话号码的口袋,让我在进城办事时,交给他在城里的一个亲戚。我说:你交给我的事我保证给你办到,但你给的羊我不能要。蔡大手说:好几年不杀羊了,今天专门为你杀了一只,我养羊的事让你费心了,这只羊你回去炖一锅肉补补心。我推脱不掉,只好说谢谢。蔡大手说:你谢个屁呀,我还少你2000块钱呢。我的脑子突然转过弯来,蔡大手这是以羊抵债。那张2000块钱的借条早不知道丢哪去了,就权当买了他一只羊吧。蔡大手临走时说:小李,再见。我想:谁跟你再见,八辈子都不想再见你。

我赔羊的故事本该这么结束了。随便说一下,我是一个诚实守信、有始有终的人,我把蔡大手托付给我的那个口袋,送给他在城里教书的亲戚。他的亲戚硬把2000块钱塞进了我的口袋,还说什么父债女还。她在弯腰时,又长又滑的辫子还打到我的脸。我突然觉得我和蔡大手不见面还真的不行,因为赔羊的事还远远没有结束。

说实在的,蔡大手的大女儿长得一点都不像蔡大手,除了温柔善良之外,还不是一般的漂亮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